首页 > 产业发展, 评头论足 > 为什么没有那么多女程序员

为什么没有那么多女程序员

2013年9月9日 发表评论 阅读评论 9,334次浏览    

原文:http://blog.jessitron.com/2013/08/why-arent-there-more-women-programmers.html

翻译:裴伟伟(做个好人)

当我们感觉到自己擅长某些事情时,便会实实在在地去了解认识它,深深地沉浸其中,热爱它、完成它,直到我们成为专家。

这种自信感是一种很棒的驱动力。我们达成自己所想之事的信念叫做自我效能(self-efficacy)。在具体的工作上,自我效能有四种来源(根据强度大小排序):

1、亲历的成败经验(doing it)

2、替代性经验(seeing people like me do it)

3、言语说服(social persuasion)

4、情绪和生理影响(your body)

为什么没有那么多的女程序员?因为很多女性没有感觉到她们能够成为程序员,所以没有进行尝试,也没有坚持。自我效能的来源解释了为什么相比男性而言女性(总体上)不太可能去编写程序。

1、亲历的成败经验:如果你尝试过一些事情并且取得了成功,这便是一种自我效能感觉的最佳来源。在我所处的年代,孩童时期有更多的男孩子比女孩子开始接触编程。

2、替代性经验:如果我妈妈能做到,那我也能。

人们通过想象职业中的自己来选择职业,而这种想象是建立在自己所知之人的基础上的。如果我们无法设想职业工作中的自己,便不会考虑这种职业。在我们的文化里这种性别差异很明显,很多时候我们都在参考那些和自己水平差不多的家伙们。一个男孩能够想象作为程序员的自己,而当一个女孩环顾自己的四周,她看不到和她一样也做编程、参加会议、发表演讲、撰写博客、为开源项目付出的人。甚至对于女开发人员来说:纵观职业层次构成,他们可以看到作为管理人员、分析人员、QA、BI或者DBA的“自己”,但没有系统管理,也没有系统架构。

3、言语说服:我的朋友们赞成这样做么?

在这里我们要考虑的不是编程文化,而是女性文化。当我去妈咪晚间幼儿园(Kindergarten Moms Night)时,会有人问起我是做什么工作的,一旦我回答“计算机编程”,整个谈话就结束了。我不适合这样的交谈。在成长和长大成人的过程中,如果你很享受和其他女性伙伴们的相处,那么这种社交关系便会影响到自己的个人发展。

4、情绪和生理影响:你的胃里感觉舒服么?我不知道。对于男人和女人来说这有区别么?

在编写程序上女性和男性实力相当,但是(总体而言)她们没有感受到自己的能力。如果我们能够改变这种感受,我们就能改变程序员的性别构成。

#1是最直接的途径,社区中的很多人正在致力于向年轻人介绍编程,特别是年轻的女孩子。他们做的很好!

#2也是我们能够改变的事情。增加那些已然是程序员的女性的曝光率,特别是那些高级别的女性。我想向上看,看到在决策层、策略制定层和我一样的人。感谢那些作出努力吸引女孩子们注意的企业/单位,你们帮了大忙!

#3来自更大层面的社交文化,而不是程序员文化。我不能成为一名具有代表性的母亲和参与社区工作的开发者,这不是编程社区可以改变的现状。在我看来,我认为#3是对女性而言最棘手的干扰。

作为一个社区,#1和#2是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况且这两点还是四种来源中的前两条!如果我们坚持为此努力,便能达到临界质量。一旦程序员中女性的比例达到33%,#3的问题便不在话下。在没有外界干涉的情况下,社会压力和缺乏典范的双重因素会导致越来越少的女性继续程序开发的工作。只有努力,我们才能力挽狂澜!

修订

曾几何时,译者与几名朋友在一起吃饭,席间一人开口和大家讲一个笑话:“从前,有一名女程序员……”话音未落,另一人便接起说了句:“停,一名女程序员,光这句就够我们乐半天了!哪有女程序员……”的确,在译者职业生涯中所见女性程序员几乎是没有,即便是从事IT行业也多是以业务员、QA为主。在国内专业决定职业的心态驱使下,女性开发人员的少之又少就不奇怪了(译者大学本科专业为软件工程,全班男女比例为15:1)。

每个人的职业选择都会受到孩童时期、大学时期、从业期间的影响,程序员也不例外。

对于译者这一代的年轻人,孩童时期对于IT或者计算机的印象是相当狭隘的,眼界决定选择,儿时的译者对于计算机的感觉一个相当神秘却又好玩的游戏机,对于从事程序开发亦是一无所知,之所以选择软件工程如此专业强的专业,某种程度上也是因为对于计算机专业怀抱有“打游戏专业”的巨大可能性的幻想。所以Jessica的“言语说服”的观点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不同性别的专业和职业选择,与译者一起同班的中学时期的女生在学生时代即是将多数的精力投入于本分的学业亦或娱乐八卦追明星,逛街睡觉谈恋爱的事情上,相比之下,男生也仅仅是比女生多了一分对于电子游戏、电脑游戏的执着,无论如何,男性和女性在于IT的印象是相差不多的寥寥无几。

在大学专业的抉择上,太多人受到对于专业名称本身的误导,以及对于自己高考成绩的无奈接受。译者高考后报考专业时仅仅是因为拿到报考指南后看到“计算机”一词时突然意识到自己家中还未曾有一台计算机,同时也错过了疯狂游戏的肆无忌惮,于是在那一瞬间一根筋地勾上了所有有“软件工程”、“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大学,以满足未来自己拥有个人电脑、疯狂游戏的梦想。

大学期间曾有指导老师问起有多少人是因为以为本专业是游戏专业而报考的,一眼望去,满是高举的微微颤抖的小手。而其他,恐怕是脱离不了个人成绩的不尽如意后对于专业调剂的无奈。更何况,对于尚未独立的准大学生,专业的选择也受到来自父母的压力和约束:父辈与我辈视野、观念的差异决定了其影响势必是以其传统观念为参考,如此便与新新产业的IT毫无关联,更别谈选择计算机或软件专业的可能性了。

大学生就业的压力和择业的压力同样有一部分来自对于程序员职位的刻板印象:加班、苦逼、没钱、邋遢、基友……女为悦己者容,青春的宝贵、容貌的保持、身体的负担是来自女大学生选择程序员职业的主观干扰,加之实在有部分软件公司对于女生的排斥(对于其是否能吃苦和能高强度工作有深深的怀疑),更加剧了女程序员的稀缺!以Jessica文中所说的楷模效应为例,多数从事程序开发的女孩子对于外表的不在意和装饰的不在意也对于女青年对于IT女的负面引导:天呐,这就是女程序员!

久而久之,关于女程序员稀少的现状似乎已成为一种常态乃至于成为一种偏见:写程序的事情就是男人的事情,就像生孩子的事情就是女人的事情。译者所见到过的从事互联网或软件行业的女生往往透露着一种理性、洒脱和不失柔美,对于女性罕见的IT圈子,她们的确是万绿丛中一点红——倍受关注——这恐怕也是其他行业女性不大能体验的优待。

有一种工作是累但不辛苦,有一种工作是辛苦但不累,对于执着于所择职业和所择梦想的人来说,无论男女,都是最美!

(全文完)

版权声明:自由转载-非商用-非衍生-保持署名 | Creative Commons BY-NC-ND 3.0
  1. 本文目前尚无任何评论.